中铁集团新闻网最新铁路新闻95306rss订阅
当前位置:中铁集团新闻网 > 铁路新闻 > 正文
2014-12-17 09:49:17  来源:中铁集团新闻网  作者:消息  浏览量:
摘要:钟华闻 张曙光 丁书苗 刘志军 罗金宝 马俊飞 铁路系统窝案判决情况
中铁集团新闻网(www.zhongtiejituan.net):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因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死缓)案的关键人物,被称为“高铁一姐”的山西女商人丁书苗(本名丁羽心)涉嫌行贿、非法经营一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法院以行贿罪、非法经营罪判处丁书苗有期徒刑20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万元,罚金人民币25亿元。

刘志军

闻清良 张曙光 丁书苗 刘志军 罗金宝 马俊飞

非法经营

  有偿帮23家企业中标高铁项目

  今年59岁的丁书苗是山西人,小学文化,案发前是博宥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去年9月,丁书苗一案开庭审理。在当日的庭审中,丁书苗当庭表示认罪。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至2010年间,丁书苗为获取非法经济利益,违反国家规定,直接或通过胡斌、郑朋、郭英(均另案处理)等人,与中铁二十局集团有限公司、中铁二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等23家企业商定,采取有偿运作的方式,由丁书苗等人帮助该23家企业在57个铁路建设工程项目招标、投标过程中中标。

  中标后,丁书苗、胡斌、郑朋等人以收取“中介费”等名义向中标企业或从中标企业分包工程的施工队收取费用,违法所得共计折合人民币30余亿元,其中丁书苗违法所得数额共计折合人民币20余亿元。

  行贿

  为树正面形象38次行贿扶贫办官员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4年至2011年间,丁书苗通过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获取了巨额不正当经济利益。为感谢刘志军的帮助,丁书苗采取为刘花钱办事的方式行贿4900万元。

  据了解,在2008年至2010年间,丁书苗按刘志军授意,为找人帮原铁道部政治部主任何洪达(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获刑14年)开脱或减轻罪责、为刘志军职务调整创造条件疏通关系,先后两次以花钱办事的方式给予刘志军4900万元。

  对于指控,丁书苗予以认可,她称为刘志军办事是为了感谢刘志军。“我和刘志军认识10年间,刘帮助我挣了很多钱。凡是他安排我做的事情我都尽力去办,花多少钱我都不吝啬。”

  此外,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至2010年间,丁书苗通过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外资项目管理中心原主任范增玉(另案处理)谋取了不正当利益。为感谢范增玉的帮助,自2009年6月至2010年9月,丁书苗先后38次向范增玉行贿共计折合人民币4000余万元,其中范增玉以购房需要用钱或急需现金办事为由索要人民币880万元。

  案发后,丁书苗行贿犯罪获得的不正当财产性利益和非法经营犯罪的违法所得已基本追缴。

  法院判决

  获刑20年 罚金25亿

  法院经审理认为,丁书苗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其行为已构成行贿罪,且行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丁书苗还违反国家规定,严重扰乱铁路建设工程招投标市场秩序,实施非法经营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且违法所得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

  法院最终以行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万元;以非法经营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亿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亿元,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万元。

  25亿天价罚金能到位吗?

  在本案中,丁书苗被处罚金人民币25亿元,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万元。据报道,2010年,国美集团原董事局主席黄光裕被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三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4年,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据当时的媒体报道,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判罚个人罚金数额最高的。而丁书苗打破了黄光裕的纪录,改写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单个案件中个人犯罪财产刑的处罚纪录。

  25亿罚金如何判定?

  罚金与没收财产同属财产刑,这些金钱不一定是犯罪分子现实所有的。犯罪分子缴纳罚金,可借债缴纳,数额较大的,还可分期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的罚金,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犯罪分子有可以执行的财产,随时可以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北京中同律师事务所主任杨矿生认为,本案中的25亿罚金在他印象里是判罚个人数额最高的。根据刑法的规定,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根据犯罪情节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5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在丁书苗案中,法院认定其违法所得数额共计折合人民币20余亿元,“根据这个规定处以25亿罚金是合理的。”处以这么高额的罚金是为了不让她以后再有犯类似罪的能力。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教授邬明安则认为,罚金数额一般会按照非法所得和获利的数额来定,对于25亿的罚金,应该是丁书苗非法所得数额20余亿元,再算上由此她的获利,最后得出这个数额。“这个数额应该是我所知道的针对个人处罚的数额最大的了。”

  为什么不没收全部资产?

  在丁书苗案中,丁书苗被没收财产2000万元,而据报道丁书苗及其公司掌握的资产已达数十亿,那么为什么不没收其全部资产呢?对此,杨矿生表示,丁书苗已经获刑20年,并被处罚金25个亿,这个处罚本身已经很重了。此外,没收全部资产一般是在被判处死刑、死缓、无期徒刑中才会出现的。

  为什么罚金25亿还要没收财产2000万?

  杨矿生认为,根据法院的判决可以看出,法院以行贿罪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万元,以非法经营罪处罚金人民币25亿元,没收财产是针对丁书苗的行贿行为,并根据她行贿行为所带来的获利情况来决定的;罚金则是针对她的非法经营所得,两者针对的行为是不一样的。

  曾经代理过“河南天价过路费”案的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永杰表示,从法院判决来看,这两者并不矛盾,一个是罚金一个是没收财产,罚金的意思是把非法所得追回来并处罚,没收财产则是对其行贿行为的一种惩处。

  罚金25亿能否执行到位

  杨矿生表示,按照刑法的规定,罚金作为一种刑罚手段,不管犯罪分子有没有能力缴纳罚金,法院都要做出处罚金的判决。这是对犯罪分子的一种惩罚手段。根据之前媒体报道的司法机关扣押、冻结丁书苗的资产数额来看,法院对这笔罚金可以执行到位。

  王永杰律师则表示,按照法律规定,如果丁书苗交不上罚金,法院在任何时候只要发现她有可以执行的财产,比如股份、房产,法院经过拍卖后随时可以进行追缴。根据丁书苗案披露的情况来看,法院完全可以执行到位。

丁书苗一审被判20年,罚金25亿元,成为铁路系统史上最大“贪腐掮客”
 
卖鸡蛋起家,一度在铁路系统呼风唤雨的山西女商人丁羽心,最初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自己的结局。
 
12月16日,博宥集团法定代表人、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腐败案关键人丁羽心(又称丁书苗),再次站上被告席,接受一审宣判。
 
北京市二中院宣判,丁羽心因行贿罪和非法经营,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罚金25亿元,没收个人财产2000万元。
 
法院开出如此之大的罚金,并不多见。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这一数额与丁羽心公司的非法经营有关。所谓非法经营,是指丁羽心利用刘志军等铁路系统高官权力,扮演贪腐“掮客”,以高铁建设招投标项目和车皮生意为主,非法牟利的行为。法院审理查明,丁个人从中非法获利20余亿元。
 
法庭上的丁羽心头发花白,面容憔悴。曾经的铁路“一姐”,成为铁路系统有史以来最大的“贪腐掮客”。
 
车皮生意
 
在铁路系统的系列腐败案件中,因为“车皮”落马的官员不在少数,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局长林奋强、原副局长马俊飞等人均与此有关。
 
“车皮”即铁路货物运输计划。在煤炭资源丰富的内蒙古和山西等地,一家煤炭企业能否迅速获利,首要因素便是能否获得铁路车皮计划。而在封闭的铁路系统,车皮计划一直为少数权力拥有者所垄断。
 
搞货运起家的丁羽心就敏锐地发现了“车皮”中的商机。
 
司法材料显示,2004年~2011年间,丁羽心通过刘志军,为自己及亲属等获得铁路货物运输计划等牟取了巨额非法利益。
 
丁羽心在车皮方面的犯罪集中在呼和浩特铁路局。已披露的案情包括,2004年~2010年,刘志军安排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协调呼市铁路局,帮助丁联系的公司安排车皮计划。2007年至案发,根据刘志军授意,林奋强帮助丁及其子安排车皮计划,丁羽心从中获利数亿元。
 
知情人告诉本报记者,丁羽心控制车皮的主要途径是由刘志军协调,后由地方铁路局下达给丁羽心公司指标。指标下达后,丁羽心公司一方面倒卖给其他需要车皮计划的公司从中牟利,另一方面则是将这些计划用于自己直接从事的煤炭运输业务。
 
高铁生意
 
在中国高铁飞速发展的那些年,丁羽心又将触角伸向了高铁项目。
 
司法材料显示,丁羽心主要通过获取经营动车组轮对项目公司的股权等方式获取暴利。
 
轮对是高铁列车的最核心部件之一,列车的驱动、运行和制动均与轮对有关。
 
2006年,在刘志军的授意下,丁羽心开始介入高铁轮对项目。
 
资料显示,2006年,原铁道部批准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博宥集团和博宥集团旗下的中昶投资,共同出资组建了智波交通运输设备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5亿元,中昶占40%股份。2007年,智波公司与意大利LUCCHINI公司组建合资企业智奇,建立了当时中国唯一一家高速动车组轮对生产和检修基地。智奇注册资金1.5亿元,项目总投资约11亿元,其中智波公司占75%,外方占25%。
 
按照约定,丁参与成立合作公司后,不出资但要控股。作为博宥集团实际控制人的丁羽心,由此成为智奇公司的大股东之一。此后,刘志军安排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等人签发了相关批文。
 
之后丁羽心等人还介入了高铁的衍生产业。在刘志军授意下,2008年,丁成立高铁传媒广告公司,独家获得高铁车站LED屏等广告业务。2010年,刘志军借第七届世界高铁大会之机,安排张曙光要求赞助企业将1.25亿元的赞助费打入该公司账户。
 
丁羽心在开庭过程中交代,她也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赚的,只知道不断有大笔资金进入自己公司的账户。
 
权力掮客
 
丁羽心卖过鸡蛋、开过饭店、当过“铁路一姐”,她最著名的角色则是扮演“权力掮客”。
 
司法材料显示,2007年~2010年,丁羽心伙同郑朋、胡斌、甘新云、侯军霞、郭英等人,违反国家规定与投标铁路工程项目的公司商定,以有偿运作的方式先后使23家投标公司中标57个铁路工程项目,中标标的额共计1858亿余元。
 
实际操作过程是,丁羽心在掌握有把握中标的项目后,委托他人寻找投标企业,并按工程标的额度的1.5%~3.8%收取“中介费”。郑朋、胡斌二人与投标企业协商时,往往在丁羽心的抽成基础上添加自己的收益预期,然后报价。在上述57个铁路工程项目中,刘志军为53个项目直接或间接打过招呼。
 
 
在这些案例中,丁羽心等人扮演了典型的贪腐掮客:一方面通过刘志军等的权力,影响和直接干预有关铁路项目;一方面从中收取巨额中介费用。
 
丁羽心及其公司则成为刘志军等人的“钱袋子”,刘志军等人利用这些资金跑官捞人、肆意挥霍,最终也因此落马。
 
审计署在2009年~2011年的审计中发现,一些工程承包商通过虚列支出等手段套取资金,以“中标服务费”等名义转给丁羽心等人控制的多家民营企业。之后审计署将上述案件线索移送中纪委查处。根据这些线索,涉及几十人的铁道部系列案得到侦破。插图/吕知晓
TAG标签:刘志军    铁路一姐    

钟华闻 张曙光 丁书苗 刘志军 罗金宝 马俊飞 铁路系统窝案判决情况
火车站点分布:
铁路客户服务中心:
铁路招标:
中铁快运:
火车票查询:

全国列车时刻表查询及在线预订

站站查询起始城市互换

站次查询

站站查询

全国铁路统一电话订票号码--官方唯一电话订票渠道 客服电话:12306
铁路官网余票查询 -火车票预售期 -乘车注意事项



评论  收藏  订阅